亲,欢迎光临25中文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毒妃嚣张:腹黑邪王心尖宠 > 第九百零六章 重整旗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谢思琪环视一圈,压下心中的感动,无比郑重其事地道谢,“谢谢你们。”

在她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的朋友们,依旧陪在她的身边鼓励她,安慰她,对她不离不弃。

周晓灵冷哼一声,本想给谢思琪一锤,念在她身上还有伤,最后只是捏了捏她的鼻子,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下次你再这样,我就吊打你!”

“少来了吧你。”

林逸无语,这样的威胁谁会信啊。之前谢思琪没醒的时候,这周晓灵可是哭得一脸鼻涕样。

周晓灵不满了,连忙捞起袖子,恶狠狠的看着林逸,“怎么,打架啊?”

谢思琪好笑,连忙安抚两人,“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去整顿几天,养好精神,也好做接下来的打算。”

周晓灵点点头,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欠,这些天来,她一直守在谢思琪的身边,说不困是假的。

凌风揽过周晓灵,对着谢思琪微微点头,把人带回去了。

“不走吗?”房间内一时间只剩下林逸一个男人。

林逸凑上前,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谢思琪,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没事就好。谢思琪喜欢逞强,他还真怕刚才她是在众人面前逞强。

谢思琪有些无语,身上的伤口还有些疼痛,“对了,我昏迷了多久?”

“好几天了。”林逸眼底也全是青黛,看得出这些日子他也没有怎么休息。“老大,你现在想吃什么,我让人给你做?”

谢思琪这会刚刚醒来,虽然肚子饿得很,但是她却没有什么食欲,也就随口说,“随意吧,清淡一点的就好了。”

“行。”林逸赶忙出去。

谢思琪动了动身体,只是有些许的疼痛。她的伤在灵魂,外伤其实没有多大关系。望着窗外的天色,她的思绪有些飘远了。

许久没有欧阳辰轩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魔族那边的势力可不是好对付的,她担忧欧阳辰轩一个人会危险。

可是眼下,她自己都自顾不暇,哪能分心去帮欧阳辰轩?

如果,自己能够再强大一点就好了。

这个想法在谢思琪的心中不断地蔓延。她需要不断的变强,才能让事情在自己的预想之中,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当林逸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谢思琪一脸沉思。他把膳食放在桌上,忍不住问了一句,“可是在想他?”

能够让老大那么牵肠挂肚的,除了欧阳辰轩,恐怕也没有其他人了。

“嗯。”谢思琪淡淡地应了一声,活动了一下筋骨,穿了鞋下床,“我昏迷这几天可有收到他的来信?”

“未曾。”林逸摇头,看到谢思琪紧皱的眉头,赶紧说道,“不过老大你放心,你男人那么厉害的,肯定会没事的。”

林逸没敢说,即使再强大的人,独自面对那么多魔族,怕也是危险重重。

“但愿吧。”谢思琪轻轻说道,眼中是散不去的担忧。

休息了几天之后,众人又重新聚在一起,讨论接下来的行动。

“我觉得,我们可以从大长老的伤势入手。”黑凛说道,“大长老的伤势那么严重,他必定是要疗伤的。但是他身上肯定没有那么多药材,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他所需要的药材地方而找到他!”

大长老变成叛徒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想要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利,这也就是魔族那边的人许诺给他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大长老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

在性命面前,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在重伤之下,他必定会选择先把自己医治好。

林逸点点头,赞同了这个想法,“我也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谢思琪皱着眉想了一会,她曾经重创过大长老,自然是知道他身上的伤口需要的药材。

“七色莲!”谢思琪突然开口,对上众人诧异的目光,她继续说道,“大长老若想伤口完全的愈合,他必定是要七色莲的。只不过,大长老可不是傻子,我们想到从这个方面找到他,他必定会有所防备。”

取药的,绝对不会是他本人。而他们贸然行动,打草惊蛇的话,那么必定是损失惨重。

顿了顿,谢思琪继续开口,“所以,我们必定要万分小心。七色莲十年开一次,最近应该是下个月十五。距离现在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大家做个调整,好好养伤。”

林逸点点头,谢思琪的身体的确需要继续休息一段时间。

“好。”黑凛也赞同,“那我这段时间去准备一下,毕竟七色莲生长的条件太过刁钻。”

生长在雪山之上,而且雪山极其陡峭,难以攀爬,且不说那雪山上毒物甚多,一不小心很可能会丢了性命。

晚饭过后,谢思琪坐在床上,轻轻抚摸着小毛球的毛发。

“小毛球,下次不会让你受那么重的伤了。”这一次,她真的是怕了。怕这个小东西会离开自己。

那么多年了,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的小毛球若是真的离开了,她怕她自己会疯掉。

小毛球在谢思琪的手臂上蹭了蹭,表示安慰,脑袋一点一点的,似是快要睡着了。

谢思琪轻笑一声,这迷糊的样子,太萌了。把小毛球抱进怀里面,谢思琪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它顺着毛,思绪却早已经飘远。

眼看着时间快要差不多了,谢思琪打了一个哈欠,把鞋子脱了上床睡觉。

应是半夜,身后传来一具炙热的身体。

谢思琪的睡眠很浅,应该说是,她的警觉性比一般人都要高。几乎是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能立马醒来。

而这一次,这人都爬上了她的床她才有感觉。除了那个男人,这天下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颤抖着身体,谢思琪向来认为自己的胆子很大。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不敢转头去确认。她在害怕,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欧阳辰轩很疲倦,可是依旧不舍得闭上眼睛。看了一会谢思琪紧绷的身体,喉咙里面发出一声低笑。

谢思琪的身体更紧绷了,随之而来的,是男人低沉而温柔的声音,

“娘子,怎么不转过来看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