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事不宜迟,他们还是应该尽快赶往庄家村一探究竟。白天凌风子不便随行,自然留下看家。

许久没有摸车,孔千羽飙起来的速度还是那么可怕,玄倾忍了又忍,还是把刚吃下去的苹果吐得干干净净。

淦!这还是自己出去买供品时,店老板看自己可爱,多送自己的那只,可惜了!

刚到山脚下,他们就齐齐抬起头。

半山腰上,庄家村所在位置,冲天而起的阴气遮天蔽日,哪怕是阳光正好的午间时分,都能很清楚地听到鬼哭。

出了什么事?他们不敢耽搁,齐齐以最快速度遁向村内。

浓浓的阴气如有实质,附在身上,仅一个照面,就能让人想起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孔千羽还好,护体灵光瞬间发挥作用,驱散了她内心的阴霾。

但是玄倾有些不对劲。

直到上次他元神出窍,孔千羽才知道三师兄现在还能活着与自己斗嘴,有多不容易。

像他这么严重的破碎程度,实力保留他巅峰状态的五成已经很难,更容易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这样的环境里,于他很不利。

他一双红红的兔子眼此刻更是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双手紧握,青筋暴露,直勾勾地盯着离他最近的一对鬼母子。

穿着清朝汉族女子服饰的女鬼紧紧将八九岁的小儿子抱在怀里,躲在石碾下瑟瑟发抖,空出一只手死死捂住儿子的嘴,防止他哭出声惊动正在村里四处作恶的厉鬼。

玄倾举起了手中的灵剑,就想往这对鬼母子的头上劈去。还是孔千羽一直觉得师兄的状态有些不对,盯着他,才及时拦下。

“三师兄,你醒醒!”凌空画的安神符闪着金光没入玄倾体内,驱散了盘聚在他心头的负面情绪,见他的双眼又恢复到往日清明,这才放下心来。

怎么回事?他皱了皱眉,明明刚才小师妹在石碾边蹲着对他笑,手里还拿着他一直想要寻找的镇魂木,他很生气,抬手就想攻击师妹。

可是一转眼,师妹在眼前,鬼母子蹲在石碾边,他被迷惑了?

不可能,这点雕虫小技,他从来也没放在眼里过。

“师兄,快来帮忙!”

村内鬼哭声不绝于耳,时不时就有厉鬼逮到猎物,不分青红皂白直接一口吞下。

虽然鬼不会流血,但是所有的鬼都曾经是生灵,物伤其类,那场景还是会令人生理性不适。

孔千羽火力全开,每出一剑便会秒掉一只厉鬼,不一会儿,刚刚还在村内横行的厉鬼已经被她杀得七七八八,手起剑落,切瓜砍菜般。

杀到兴头,又吃鬼吃得正嗨的厉鬼们才不会考虑这些天师是不是来抓他们的,前仆后继好不勇猛,一个个杀红了眼,想要再多吃一个,再吃一个!

孔千羽到底是人不是神,厉鬼们能力不足,可是数量却能补偿这种不足,她在村子一头杀得起劲,剩余的厉鬼们便调换方向吃得欢快。

“师兄!”玄倾一直站着没动,孔千羽一扭头就看到一只厉鬼扑上去将那对鬼母子给吞了,阴气大涨想要对他下手。

条件反射地挥出一剑将厉鬼劈成两半,他终于加入战局。

两人组的效率要提升不少,但他们来得本就已经晚了,再加上这些厉鬼毫无理智,只有杀戮与吞噬的本能,等到收拾掉最后一只厉鬼,全村原有的三千余鬼,只剩十几只。

形容狼狈、劫后余生的十几只鬼哆哆嗦嗦地从村里各个角落探出头来,孔千羽眼尖,看到了庄博书。

他哪里还有上一次见面时的书生模样,青白的脸上全是惊恐,身后护着个女鬼,即便如此,依然不忘礼数,远远地朝着孔千羽就是一揖。

“多谢天师救命之恩。”

“这里究竟发生何事?”厉鬼形成的条件也很苛刻,平时一只两只都很难遇,这一次,庄家村他们师兄妹灭掉的,足有百数,光是天道降下的功德之光都有一指粗细了。

庄博书也一脸菜色:“在下不知,可能这些厉鬼闻到我等的气味,前来觅食也说不定。”普通鬼魂于厉鬼而言就是食物,庄家村有鬼众三千,妥妥一顿大餐。

“他们是何时突袭你们村的?”

“大约两个时辰以前。”

孔千羽点点头,两个时辰前,正是自己亲眼目睹一批恶鬼被传送回阳间的时间。

奇怪的是,被送走的恶鬼只是平常作奸犯科之鬼,按地府律法应入十八层地狱,但是实际上他们活着的时候,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重罪,毕竟不触犯人间的法律。

她很清楚地记得,其内有堕胎的女子,大腹便便的贪官,都是很普通的新鬼,被送进传送门时,理智尚存,还知道挣扎反抗呢。

为何短时间内就变成了厉鬼了呢?而且仅只两个时辰,庄家村里的鬼就被灭掉了小三千。

鬼魂是能量不错,可纯纯的能量吸收起来也不是无上限的。

打个比方,厉鬼就像只气球,而他们吃掉的鬼魂就像空气,每吃一只,就相当于气球充了一点气,气充得太满,气球会爆炸。

三千只鬼,百余厉鬼,平均每只厉鬼得吃掉三十只,他们来时,这些厉鬼依然不知疲倦,疯狂吃鬼。

可能吗?孔千羽不知道,她目光微沉,扫过地上鬼被消灭后留下的残迹。

厉鬼魂飞魄散,死无对证。

“我送你们入地府吧,人间不是久留之地。你们鬼数不如以前多了,庄家村不适合你们继续留下。”

以前这里鬼多,阴气浓,灵压高,他们滞留还能保有神智,现在就剩这么几只的话,再留下去,早早晚晚去变成游魂,直至消亡。

“求之不得,博书代乡梓多谢天师大义,无以为报,请受我等一拜。”庄博书带着众鬼又是一揖。

孔千羽掏出凌风子给他的令牌,开好通道,目送他们十几只鬼进入地府,庄博书走在最后,还不忘回头颔首道谢。

送走众鬼,他们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围着村子转了一圈,查查有没有漏网之鱼。

“师兄,你怎么看?”

坐回车上,孔千羽忍不住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