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苏晓把自己在太极宫听到的话添油加醋地给太后说了一遍。

“皇上要留她住在兰馨宫,还说对她的情义二十多年来一直不变。兰太妃说顾寒是皇帝与他的儿子,皇上听了很高兴,为了讨兰太妃开心,皇上说要封安平侯府的小寡妇为西北王妃,还说要封小寡妇的儿子为皇太孙!”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夜,太后竟然丝毫不知情,看来皇上将此事做得密不透风。

太后怔愣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话,“韩瑜然那小寡妇的儿子是和顾寒生的?”

太后被这个消息惊到的同时也迅速抓住了重点。

“那孩子听说是小寡妇领养的,认了安平侯府三房嫡子,还上了卢家族谱。至于是不是顾寒的孩子,我不知道!”苏晓回道。

太后沉思了一会,说道:“顾寒已经返回京城,孩子如不是他亲生的,想必他也不会认。但顾寒到底是不是皇上的孩子呢?”

太后喃喃自语,“顾寒从小养在太皇太后的膝下,如果真是皇帝的儿子,居然二十多年一点风声也没透出来……”

突然,她醒悟似地怒道:“不管顾寒是不是皇帝的儿子,反正顾寒的儿子不能做皇太孙!成何体统?”

当年吴若兰和皇上婚期都定了,可就因为一次家宴,吴若兰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水汪汪,雾蒙蒙,看起人来勾魂摄魄,一顿家宴没吃完,她的丈夫——先帝魂儿都被吴若兰给勾没了。

家宴后,立即要召吴若兰进宫为妃。

她跪下来哭求先帝,“皇上,她是你儿媳妇,不能呀!这会被天下人耻笑的!”

先帝怒叱她,“她不是朕儿媳,朕现在就退婚。”

“皇上!”太后拉住先帝的龙袍,先帝狠狠地瞪她一眼,一把从她手中扯出袍角,冷冷扔下一句话,“你若再敢聒噪,朕就废了你!”

先帝拂袖而去,只留下伏地痛哭的她。

当天,先帝就下旨退婚。一月后,又下旨召吴若兰进宫,册封为兰妃。

然而,这个吴若兰就是个扫把星,先帝当夜召她侍寝,她沐浴更衣完,才被小太监们抬到先帝寝宫,先帝就突发心疾。

之后,一直到先帝身死,吴若兰也没能侍寝。

可是她已深深地伤害到了太后的自尊,从她入宫起,太后对她的恨就一天一天猛烈地滋长着。即便先帝身死,也不能消弥半分。

先帝死后,她的儿子登基成了皇帝,立即把兰馨宫保护起来,她一时竟找不到机会处理掉这妖精。

之后宫中流言蜚语大起,说皇帝和先帝的妃子兰妃搞在一起。她知道那是真的,但仍旧找不到机会下手。

在她等待机会的过程中,朝中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帝把吴若兰的哥哥吴纶全家满门抄斩,之后不久,吴若兰突然失踪了。这一失踪,便音信全无。 二十多年过去了,她以为吴若兰早就死透了,没想到她竟然又回来了,这一次,她必须亲手弄死这只狐狸精,她迷惑了老子还要迷或儿子,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太后虽然胸中怒涛汹涌,但人已镇定下来。

她朝苏晓挥挥手,“你先回去吧,哀家要想一想这事!”

苏晓立即跪安离开了慈宁宫。

在走出慈宁宫宫门时,她与匆匆而来的邵灵涓碰了个照面。

邵灵涓脸上戴了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可那双眼睛竟然极其怨毒地看了苏晓一眼,莫名看得苏晓周身一寒。

邵灵涓一进慈宁宫,看见太后脸色不好,就扑到她怀中撒起娇来,“姑祖母,怎么板着脸不开心,会长皱纹的!”

邵灵涓从小跟在太后身边,太后自己没生女儿,她的皇帝儿子生了好几个皇子,但是一个公主也没有,所以才特别疼爱自己胞弟的这个孙女。

加之她后来受了这许多挫折,心里就越发怜惜她,她提出的要求能做到的,基本上都答应她。

所以邵灵涓才能轻而易举地帮卢迟翻案,还做了个五品武官。

皇太后叹了口气,说道:“吴若兰回来了,她告诉皇上说顾寒是她和皇上的儿子,皇上不仅要把她留在宫中,还要封顾寒的儿子为皇太孙!”

邵灵涓也吓了一跳,顾寒居然是皇上与吴若兰的私生子,这消息可太惊人了!

“姑祖母,你可不能让顾寒他儿子做皇太孙呀!”顾寒和韩瑜然的儿子做了皇太孙,将来登基,她这个当年三番五次谋害皇上生母的人肯定要被千刀万剐的呀!

太后点头,“哀家恨透了吴若兰这个狐狸精,绝不会让她的孙子做皇太孙!”

“姑祖母,刚才苏晓过来就是说这事的?”邵灵涓问。

太后点头。

邵灵涓心里冷哼,韩瑜然的儿子不能做皇太孙,可是你苏晓的儿子也绝不能做太子!

“姑祖母,之前你让朝臣上奏请封六皇子为太子,我觉得此事不妥!”

“为何不妥?”太后奇怪地看了眼邵灵涓,以前她和苏晓的关系不错,也一直劝她亲近苏晓,推举六皇子为太子,如今怎么变卦了?

邵灵涓知道太后疑惑,之前还不是因为卢迟一直让她支持苏晓和六皇子,她才在太后面前一个劲吹风的。

“姑祖母,不是我善变,而是苏晓这女人太阴毒了!昨日朝堂上发生的卢迟与顾寒争妻事件,是苏晓逼迫卢迟做的!……”

邵灵涓把卢迟对她说得那一切都原原本本对太后复述了一遍。苏晓怎么救了卢迟,把卢迟当成棋子,还给卢迟下了毒,如果卢迟不听她的话,卢迟就会中毒而死。 “姑祖母,不止刚刚那些,你还记得当年我与顾寒大婚,顾寒用公鸡迎亲和拜堂,结果晚上苏晓要顾寒给她送药,顾寒立马就生龙活虎地进宫送药。这些都是苏晓顾意的,她喜欢顾寒,所以不让顾寒迎亲和与我拜堂,她为的就是羞辱我!之后又让顾寒进宫给她送药,为的就是向我示威!姑祖母,这种女人,她的儿子怎么能做太子,将来她儿子登基,她成了太后,我纵有一百条命也不够她杀的!”

太后在短短一个早晨被两则极具震撼力的消息震得几乎崩溃。

苏晓居然是这种人,居然是和吴若兰一样的女人!

她嫁给了老子,却又和儿子纠缠不清,这的的确确就是另一个吴若兰!

吴若兰留不得,这个苏晓同样留不得!

太后的手都抖了,她抖着手摸着邵灵涓的后背,心有余悸地说,“灵涓,你放心,姑祖母心中有数,绝不会让苏晓有得逞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