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云松涛正挑起空筐,准备去找孙子。

“爷爷,爷爷,我看见少爷了,我厉害不厉害?”

云草根挣脱开云欢乐的手,直奔云松涛去,仰头讨夸奖。

上次他认出欢喜小姐,爷爷奶奶可把他好一顿夸奖。

云松涛顾不得看孙子口里的少爷是谁,丢下箩筐就抓过孙子,大巴掌啪啪拍打孙子屁股。

云草根被打得哇哇大哭,云欢乐上前大声喊道:

“涛叔公,别打他了,他是看见我了,跑来找我了。”

云松涛这才停下打人,一只手还用力抓着孙子的手不松,怕他一不小心又跑了。

街上人多热闹,拍花子也多,真怕一不小心就再也找不到了。

他的那颗老心脏,还慌得跳得急呢。

听见云欢乐的话,他抬头一看,愣了。

“涛叔公,我是欢乐呀!你不认得我了?”

云欢乐见对方直愣愣看自己,忙出声。

“真是欢乐少爷呀!你,你不是被山匪杀了吗?怎么还活着?”

云松涛话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说不对,忙朝地上呸了几口。

“呸呸呸,坏的不灵,我胡说八道的。

老祖宗保佑,保佑欢乐少年长命百岁!”

云欢乐想到自己没回去,被误会死了也正常。

“涛叔公,你们也是逃荒过来的吗?

是不是全村人都在这里?我娘和妹妹呢?也在一起吗?”

云欢乐感动云松涛对自己的爱护,又想知道家人的消息。

云松涛点头又摇头,说:“你别着急,夫人和欢喜小姐都很好。

你要不跟我回去,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要是没时间,我就只能告诉你,我也不知道她们在哪里。

不过,他们很安全这点是肯定的。”

云欢乐再急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说道:

“我暂时也没落脚地方,那就麻烦叔公了。”

云松涛挑了箩筐,带着云欢乐回了他们安置的村子。

一路上,云欢乐才知道云家村人分成了两路,大部分人都往上京逃。

只有小部分人跟着自己妹妹往北地逃难,不过,他得知大伯也在一起时,心里放了大部分的心。

到了村里,云欢乐才知道,这部分云家村人,能全部被分配在一个村里,还是沾了自己妹妹的光。

当时,云家村人在城门口与云欢喜相见后,临离去时,云欢喜随口敷衍的让高祥耀交待了一声,安置时给予方便。

这伙云家村人经过逃难后,终于学会了团结的重要性。

在安置村庄时,他们请求官爷把他们分在一起。

他们本以为这要求难以实现,怀着侥幸心理,没想到竟然成了。

他们也知道这是欢喜小姐帮的忙,心里很是感激,更加后悔当初没有坚定的跟着欢喜小姐走。

这个村离县城不远,算是比较好的。

吴家村人分配在不远的一个村里,两村人在异地,有事时多少能帮衬一二。

只是,他们人多,村子里是没有房子给他们的。

户口落实后,官府给他们就发了安置费和粮食。

粮食只够吃一个月,他们就先搭了个草棚子,把银子拿去买了粮食。

刚开始山上连野菜都没得挖,干旱又没水。

水就靠官府分配,后来,官府组织人挖水渠,说是要把不老河的水引到各城各村。

凡是挖水渠的人,包吃住,还发工钱。

男女老少都可以,工钱也多少不等,根据干活的工种决定。

后来,水渠还没挖好,天就下雨了。

这时候,官府让人先开荒种地,农闲时再挖渠。

他们就这样靠着官府的救助,活了下来,还奇迹般的没有再死一个人。

云家村人知道云欢乐来了,都热情地请他去家里吃饭。

现在,有了高产粮种,他们日子还算勉强过得。

云欢乐拒绝了,在涛叔公家里吃了一餐饭后,听从涛叔公的建议,没有卖马。

他知道大伯去部队找义兄,而那义兄在安平城那边,他就决定去安平城。

涛叔公让他去换路引,请官府预支一小部分安置费用。

到达安平府城时,落户籍后,给安置费时再扣除这笔费用。

这是官府最新出台的命令,是为了方便寻亲的人,没有路上的盘餐费用时,可以预支。

他还知道,可以去官府查询一下亲人的信息。

那些亲人失散的,可以去官府登记。

登记的名册,会发往北地所有的官衙。

只要是在北地管辖范围内,无论你在北地哪一个地方,你都可以查询得到你的亲人在北地哪里。

这简直是逃难过来定居之人的福音,难民们更加感激北地王爷,也因此有更多的难民闻讯涌来,让北地人口猛增。

云欢乐骑上马,马上驮着村民给的红薯,让他在路上吃。

他兴冲冲地进了石头县县衙,找到专门管理寻人的县丞办公地。

县丞是个胡须都白了的老头,他早就到了可以退休回家的年龄了。

只是,县里有文化之人太少,有能力的人更少。

他只得在知县的再三挽留下,继续在岗位上发光发热。

他见过太多人来寻亲,然后又失望离去的逃难的人。

这个年轻后生看样子也是来寻亲的,唉!逃荒路上千难万难,能活着的又有多少。

他漫不经心的听了云欢乐的话,嘴上说着安慰人的话。

“……你要找失散的亲人啊……

你也别着急,这本记录的全是失散亲人的寻人信息。

你慢慢看,或许你要找的亲人就在这里面……”

县丞边说边把一本厚厚的册子递给云欢乐,坐下来喝茶,随口一问:

“你要找的亲人姓啥名谁,如果是本县的,说不定我还会有印像。”

云欢乐接过册子,翻开一目十行的看,也随口回答:

“大伯叫云流水……妹妹云欢喜……从西州府来……”

云欢乐说的漫不经心,全县那么多人,县丞哪里记得住。

“砰!”

“哐当!”

县丞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人猛地站起来,屁股下的凳子起的太急,也倒了。

他完全顾不得这些,声音高八度问:“你,你再说一遍,你的妹妹叫啥?”

云欢乐奇怪地抬起头,看向县丞:“我妹妹叫云欢喜,大人听说过?”

县丞忙从抽屉里取出一本薄薄的册子,翻开。

停在第一页,看了看,抬头再问:“你叫什么名字?”

云欢乐也察觉了事情的不对来,也坐正了回答:“我叫云欢乐,欢喜的欢,快乐的乐。”

县丞的手有点颤抖了,脸颊两边的肌肉也微微抖动。

他紧盯着云欢乐问:“你是西州府雨溪镇人?”

云欢乐咽了口口水,也紧张激动起来:“是,我是雨溪镇的云家村人。

大人,你是不是知道我的亲人在哪里?”

县丞激动的点头,把手里的册子递给云欢乐。

“这是你的亲人,你看看,是不是?”

云欢乐接过来一看,这第一页上就写着寻找他的信息,寻人的名字就是大伯和妹妹。

“大人,这就是我的大伯和妹妹。

大人,请你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县丞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忙吩咐人去找知县马上过来。

“你先坐着,知县大人来了,会告诉你详情。”

县丞请了云欢乐坐到一旁的凳子上,还倒了一杯茶,端给云欢乐,请他喝。

看云欢乐担心,就解释道

“你的亲人寻你的名单在这本名册上,说明他们非富即贵。

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他们一定过得很好。”

云欢乐才终于放了一点心,耐心坐等知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