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白莲花!”

傍晚的球场内,洪熙淇站在球框边,一边给队员扔球,一边皱着眉骂了一句,扔球的动作不自觉地用力了几分。

“洪熙淇,你能不能好好扔?!”队员敏捷躲开朝脸上飞来的硬球,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冲洪熙淇投去一个不满的眼神。

洪熙淇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不畅快了。

“砰”

她把球扔回筐里,阴恻恻地看回那队员。

那队员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往后退了一小步。

“我没有好好扔吗?!”洪熙淇挑起一边眉梢,质疑地问,“谭教练刚才特意嘱咐过,这不是定点练习。”

“所以,我想把球扔哪儿就扔哪儿,接不接的到是你该考虑的问题。”

“在球场上,你还奢望对手把球打到你面前让你接吗?!你那脚在原地踩那么实干什么呀?”

“你接不到,说明你更加要多练习,嘴上叭叭谁不会啊!”

说完这一连串话,洪熙淇吐了口气,笑着问道,“你还有问题吗?”

那队员早被洪熙淇的一番言论打倒,这会儿疯狂摇头。

“那就继续!”洪熙淇收回笑,继续当她那个有情绪的扔球机器。

一轮训练结束,趁着队员捡球的功夫,洪熙淇跑到陶幽身边,继续她的吐槽大业,“这帮刚来的小崽子可真难伺候。自己接不住,还怪我扔球不好。”

她刚才帮忙训练的,是开学才正式变成球队队员的高一学生。

高三的队员在联赛之后就已经退队了,把时间都放到高考准备上去。

宋逸勉理所应当众推成了新的球队队长。不仅仅是因为他强悍的实力,更因为他那从内散发的,让人信服的气质。

今年倒是进来了好些高一的队员,实力都不错,也意味着多了好几个习惯单枪匹马打比赛的刺头儿,队员间的磨合训练任务增加不少。

那几个男生仗着自己实力强,集结成了一个小团体,在替补队的时候就跟其他队员的关系不和谐,最后还是在宋逸勉的一顿暴力“调教”下,乖乖听话参加训练。

因着这个原因,队里的新队员对宋逸勉这个新队长的印象就剩下:暴力,软硬不吃,没人情味儿。没有一个人敢去和他讨价还价说训练的事,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有时候比谭教练的话还要好用。

陶幽递给她一瓶水,调侃道,“你最近火气有点大,多喝点水降降火。”

洪熙淇听出她的话中话,甩着水瓶子道,“我难不成还说错了?!班上那帮人就是没见过丁冬熠的真实面目。”

“她在比赛场上那副表情,”她说着,还能清楚模仿出表情,“你又不是没看到。”

“你看她在班上笑的那个样子......啧啧啧,我越看越假,真想上去给她戳破喽。她怎么还好意思装什么都没发生得往我们跟前凑啊!”洪熙淇摘下球场边的一根才长了几寸长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表面一套,背面一套的小人。班上那些人是被她洗脑了吗?一个个都觉得她那么好。”

丁冬熠在班上跟同学的关系很不错,谁来找她都是一副笑靥盈盈,轻声细语的和善模样,就算有人跟她说其他人在背后说她坏话,她都一副完全不关心的好脾气。

很难不让人怀疑,就算有人直接舞到她面前,她都不会说一句脏话。这也导致更多的同学从心底接纳她。

可参加过联赛的这些队员,都是见过她的另一副面孔的,对于同学对她的那些好评不置可否。

“洪熙淇,过来。”孙教练拿着一个黑色文件夹,从办公室开门出来。

洪熙淇暂时抛下她还没吐槽完的话,甩着水瓶跑向孙教练。

“这周六下午放学后,城北体育场集训。”孙教练把文件夹递给洪熙淇,布置任务,“你一会儿通知一下大家,要请假的都写清楚。还有,这周南城有一支球队来我们这边封闭训练,谭教练跟他们约了一场友谊赛,就在周六集训结束之后,你一会儿把有时间来参加友谊赛的人员名单统计一下。训练结束以后把文件夹放我办公桌上。”

他说完,拿着一个皮质笔记本朝教学楼走去,一会儿有一个全体教师的大会要参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洪熙淇耍皮地站直,叼着狗尾巴草,像模像样地敬了个礼。

自从元旦那次联赛之后,洪熙淇就继续在球队担任后勤,负责队里的训练通知,队员请假统计,集训和友谊赛通知,还有在训练的时候辅助队员。等高三一起退队的时候,还有加分可以拿,虽然没有正式比赛队员多,但也挺划算的。

这大大减轻了两位教练和队长的负担,也有更多精力去管那些参加社团的学生,不然每次社团评价的时候,他们网球社总是有一些在训练安排,教练教导上的不好评论,每年放假前开会的时候,孙教练和谭教练就会被单独点名。

尽管大家都知道网球队训练密集,教练也会把更多精力放在球队上,可他们也是花了时间和精力来参加社团活动,甚至有人因此花了好些钱买装备,他们也不想白白浪费时间和那些设备。

“小幽幽,周六下午集训,集训完有个友谊赛。”洪熙淇最先把消息告知陶幽,“南城来的一个队伍,不知道是哪个学校,孙教练说是来封闭训练的。”

“封闭训练?”陶幽刚打完一轮,退在场边稍作休息,“哪个高中会在这时候花时间去另一所城市进行封闭训练?队员不用上课学习的?”

洪熙淇把文件夹往咯吱窝下一夹,恍然大悟道,“对哦。没有一个高中会同意这么做吧,又不是什么专业队伍......”

洪熙淇说着话语一顿,发现什么大秘密似的长大了嘴,放轻声音开始充分发挥她的想象,“不会真是什么专业队伍秘密来集训,教练又正好有关系认识他们,但是不想让队员们过早开始紧张或者退缩不想去参加比赛,才不明说是哪个学校吧?!”

“······不至于吧。”陶幽不确定地开口,“一个友谊赛而已,正好也长长见识,我先去训练了啊。”

————————————————————————

下课铃声响起,训练结束,等队员筋疲力尽,在场边有秩序地开始拉伸。

“到底了,到底了!压不下去了!”

“还差一点,加油!”

“靠,yue,你酸脚!yue!我要换组,你自己压吧。”

“周日我们去逛街吧,我表姐那儿新上了好几种美甲。”

“......”

几十个人的队伍,就算个个都已经累到说话有气无力了,还是会很热闹。

洪熙淇拿着文件夹走到众人前面,用力拍了拍手,扯开嗓子喊道,“周六傍晚集训!具体时间地点我一会儿发在群里,记得看啊!要请假的一会儿走之前来我这边说明情况!”

“然后集训结束以后,会有一场友谊赛。”

听见有比赛,上一秒还吵吵闹闹,萎靡不振的队员唰唰抬头,目光炯炯有神地望着洪熙淇,就跟听见要出去玩的狗狗似的热情。

“哪个学校的?”

“三十二中?我们好像还没跟三十二中打过友谊赛。”

“我滴个娘欸,集训完就直接打比赛吗?”

“......”

队员七嘴八舌地讨论,完全不像是刚被练趴下的人,听得洪熙淇脑子嗡嗡作响,抬头终于猜到为什么孙教练要她来宣布这件事了。

真的很吵。

跟夏天半夜的蚊子似的,赶都赶不走。

她拿起胸口那个新买的口哨,有模有样地吹了几声,几十个队员才终于安静下来。

“具体哪个学校我不清楚,反正就南城那边的,其他的等周六见了面就知道了。”洪熙淇一秒不停地拍了拍文件夹,生怕他们再起哄自己插不进话,“周六有时间参加友谊赛的,来我这边统计名字!仅限今天,过时不候啊!”

“南城的高中?”

“你猜得到吗?”

“我不知道。难不成是南城二中?”

“南城那边还没开学吗?怎么有时间来我们这边?”

“我听说南城那边的网球队都很厉害的。”

“我看网上的视频,南城那边的球队好多美女帅哥呢......”

“真的假的?!那我要去,算我一个!美甲下周再去吧。”

“南城每个球队单拎出来都挺强的,我要去长长见识,学习学习,也算我一个。”

“......”

队员们没急着去报名,倒是先猜起来会是哪个学校的球队。

“诶诶诶。”洪熙淇用力拍了拍文件夹,手都拍红了才把众人的注意力拉回来,“报名了才能去看是跟哪个学校打啊!不报名猜半天有什么用。”

“我报名!”

“那我也去!”

“去去去,都去,刚磨合双人打的那几个,都去啊,这么好的练手的机会!”有队员敲着球拍大声提议。

学校里开始放音乐,阴风阵阵,吹在身上一阵寒意,更别说是出了一身汗的队员。

洪熙淇率先往一旁的办公室走,晃了晃文件夹,“口头说没用啊,换好衣服来办公室找我!”

“快快快,名额先到先得!”

这句话一落下,队员们也顾不上拉伸到哪儿了,起身跌跌撞撞地往斜后方的更衣室跑。忘了名额限制就是他们全部的人数,根本不用着急。

“小幽,你去的吧,我先给你勾上了啊。”洪熙淇收拾完书包,率先往办公室走去。

宋逸勉仍坐在地上拉伸,冲洪熙淇遥遥喊了声,“帮我记一个!”

“......”

因着陶幽最近对宋逸勉那不冷不热的态度,洪熙淇开学后也跟着不怎么跟宋逸勉说话,甚至学习上的问题都是去办公室找老师,导致班主任在班会的时候好好表扬了她一次。

洪熙淇站在原地,侧头瞧了眼陶幽的表情,可是她一直低着头整理书包,好似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你收拾好了自己来写。这是规定,别到时候出问题怪在我身上!”洪熙淇想到那天凌晨陶幽哭得有多伤心,现在看宋逸勉就越像个渣男。

“......”宋逸勉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惹了这位姑奶奶,从开学第一天见面开始,就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他甚至好几次发现洪熙淇暗地里翻他白眼。

貌似她也有快一个星期没跟顾易好好说话了。应该是顾易那家伙惹她生气,然后祸及池鱼到了他身上......

一定是这样的。

这个蠢货,就不能少惹点事儿,害得他被连累。

宋逸勉独自沉思想明白后,在心底骂了一声,黑着脸起身往更衣室大步走去。

与此同时,在实验室进行模拟竞赛的顾易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那么热怎么还打喷嚏,这难道是物极必反?!”他用手扇了扇,擦去额角的汗珠,稍稍侧头看到窗户玻璃上蒙住的那一层白色雾水,小声吐槽,“实验室的空调是什么大奇葩的存在,夏天冻死人,冬天热死人。就不能有一次是正正好的。来实验室的每个老师都不会开空调吗?”

“噗嗤。”坐在顾易前面的同学听见他的自言自语,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又捂住嘴,警惕地往前面的讲台瞟了眼,还好老师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笑什么笑,写你的卷子!”顾易趁老师仰头喝水的功夫,踢了脚前面那人的椅子。

————————————————————————

“顾易也去吗?他不是马上要去比赛了,周六学校这边不用集训?”陶幽坐在转椅上,看着那份全部签好名字的名单。

上课铃还没响,她和洪熙淇也不着急回教室,就在暖气“轰轰”响的办公室坐着聊天。

洪熙淇坐在小沙发上,手贱地拔着谭教练养的那盆仙人掌上的细刺,一边说,“我刚才给他发消息问了,他说周六的集训换到周五下午了。”

“小幽幽,”洪熙淇用力拔下第十一根刺,“你现在和宋逸勉,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啊?”

话音刚落,转椅面对窗户停下,文件夹被合上放在办公桌上。

“能有什么关系。”陶幽警惕瞧了眼天花板对角的摄像头,才侧对着洪熙淇,低声回应,“同学,朋友。”

“和你跟他的关系一样呗。”陶幽转了回来,面对洪熙淇,似是很轻松地伸了个懒腰。

洪熙淇抿了抿嘴,知道陶幽在刻意回避,瞧了眼墙角的监控,也轻下声,“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生怕这个摄像头是有声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