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25中文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这个家也太离谱了吧 > 第332章 纪念一下你逝去的爱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32章 纪念一下你逝去的爱情!

“你先给我等会儿,你刚才管我叫什么玩意儿?”

看着面前一脸懵逼的齐君樾,此刻站在那里的古云夜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下意识的他也是再次出声喊了一声。

“爸!”

“呃…”

就在古云夜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就看到齐君樾竟然一口气没上来直接翻白眼了!

“哎呦!陛下!”

“爸!爸!你咋了爸!”

“呃…”

随着古云夜越喊越激动,躺在那里的齐君樾呼吸也是越来越困难了,而一旁的王安看到这一幕也是直接就把古云夜给扔了出去。

“你再叫一会儿陛下就没了!陛下,没事了啊,没事了!公主还没嫁人呢!您坚持住啊!”

听到这话躺在那里的齐君樾也终于慢慢的恢复了过来,而当他看到一旁一脸委屈的古云夜后也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首先,我不是你爸!其次,就算我女儿嫁给你你也不许管我叫爸!最后!你只能娶我一个女儿!”

对于齐君樾的话,一旁的古云夜也是一脸懵逼,不过很快他也就反应了过来,很显然齐君樾对于自己和他女儿之间的事儿很介意!

然而,对此古云夜却是早有准备,毕竟你要娶人家女儿,总也是要做一些准备的,要不然你凭什么说拱人家的白菜呢?

虽然古云夜现在有点先上车后补票的嫌疑,而且他也已经成功把别人家的白菜给拱跑了。

“咳!爸…”

“呃…”

“唉唉唉!陛下!陛下!这总行了吧?您话也不能这么说,你说你把你两个女儿嫁给两个人,那你以后不是要生两份气?

你把女儿都嫁给我一个人,到时候你要生气也就只需要生我一个人的气就够了,而且你女儿都在一家也好有个照应啊!

再说了到时候你只需要去一个地方你就可以看到所有女儿,这难道不值得吗,而且身为一个父亲…您难道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吗?”

齐君樾:……

王安:……

不得不说古云夜的这套说辞把见多识广的二人都给干傻了,明明感觉这话很有问题,但是他们又不知道究竟哪里有问题!

“所以说爸…”

“呃…”

然而,古云夜再次喊了一声爸以后齐君樾却是差点再次背过去,而王安和古云夜费了好半天的劲儿才把他给救回来。

“行了,你先别这么称呼朕,朕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事实,你先说你刚刚和老…和朕说的能缓解我和川儿关系的方法是什么!”

看到齐君樾转移话题,一旁的古云夜也不在乎,立刻露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出声说道。

“我昨天晚上不是点了一堆菜吗,其实里面一多半都是靖川爱吃的,其他的菜也都是酸的辣的都有。

这些菜我一口都没动,而且都是让他们后做的,这不就想着让您过去和靖川一起吃一顿早饭吗!

正好我还让人把静宁给叫过去了,到时候您也不用怕尴尬了,趁着这个机会您多关心关心她,这关系不就缓和了吗?”

对于古云夜的话,一旁的齐君樾也是一脸的怀疑,不过下一刻他也是缓缓的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王安,摆驾东宫!朕要与太子一同用早膳!”

说罢齐君樾也是不给古云夜反应的机会,站起身就直接离开了,而坐在一旁的古云夜看到这一幕后也是赶忙起身跟了上去。

“你要干嘛啊?”

看到跟上来的古云夜,走在前面的齐君樾也是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脸不耐烦的对着古云夜问了这么一句。

看着面前翻脸不认人的齐君樾,站在那里的古云夜也是一脸的无语,良久他也是十分尴尬的说道。

“我也没吃早饭啊!”

“你还吃个屁!你都吃一晚上了还吃!你饭桶转世啊!”

骂了这么一句之后,站在那里的齐君樾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而对此古云夜也是一脸的想死。

“对了,你赶紧给老…给朕滚蛋,别到时候让你妈上宫里找人,我惹不起她我还躲不起她吗?”

嘴角一阵抽搐,良久古云夜也是长叹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齐君樾却是已经叫人过来了。

“把他给朕拖出去!这段时间没朕的允许不许再让他进宫!”

一边说着齐君樾也是头都不回的就离开了,而这时一旁也是走来了几名侍卫,然后毫不犹豫拖着古云夜就走了。

古云夜:???

“过河拆桥啊!卸磨杀驴啊!恩将仇…呜呜呜!”

还不等古云夜接着往外拽词,其中一名侍卫竟然已经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嘴,然后古云夜就十分无助的被拖出了宫。

“先别扔!都闪开!最后一步陛下特意交代让我来!”

就在那两个架着古云夜的侍卫要把他扔出去的时候,后面突然追上来一名侍卫,然后他还不忘大喊了这么一句话。

下一刻站在门口的其他人就看到,那名赶过来的侍卫竟然凌空起跳,然后对着古云夜就踹了过去!

“陛下让你快点滚!”

“我去!啊!”

一脚古云夜就直接被踹了出去,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有些傻眼了,而此时宫门外几名进宫面圣的大臣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趴到他们面前的古云夜。

“我只是跟陛下一起做个实验罢了,为了验证一下宫里的防护怎么样!”

“好雅兴!古将军好雅兴啊!佩服佩服!”

说罢那几名大臣也是一脸懵逼的快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而对此古云夜也是一脸委屈的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跟着走了过来的一名太监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的尴尬,然后他也是一脸无奈的看向了一旁的那几名大臣。

“陛下有旨,请二位大人移驾御书房,等陛下用完早膳就会去见二位大人了。”

“有劳公公了,不过陛下今日这早膳用的是否有些…太晚了?”

“呵呵,不瞒二位大人,陛下今天是与太子和公主一同用膳的,不过二位大人今天来的正是时候。

陛下今天可是高兴的紧啊,您二位上次提的那件事儿,今儿没准就能成了!”

一听这话二人也都是愣了一下,不过一想到上次说的事情可能会成,二人也都是一脸的激动。

……

太子东宫之中。

此时齐靖川和齐靖宁也是面面相觑的看着面前的齐君樾,良久齐靖川才一脸无奈的问道。

“那个狗东西哪去了?”

听到齐靖川的话,一旁的齐君樾也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也是一本正经的就对着齐靖川说道。

“嗐!那混小子闲不住,刚才去见了我一面,然后就直接跑了,我让人拦着他都拦不住!

行了,咱们不说他了,来,今日都是你们爱吃的,我也难得有时间陪你们兄妹二人好好吃顿饭。

再说了,如今这个时候,还是要注意一下身体的,毕竟别的都可以别人的,就是身体是自己的!”

当然,对于齐君樾的话一旁的齐靖川却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毕竟古云夜这货他还不敢不和自己说就跑了。

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父亲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把古云夜一直困在宫里。

对此齐靖川也是微微笑了一下,而看到这一幕齐君樾也是有些开心,要知道齐靖川可是很多年没在自己面前笑过了。

而一旁的齐靖宁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的诧异,不过对此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呵呵的看着二人。

很快一顿饭就吃完了,而这顿饭吃的确实就像古云夜说的那样,拉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站起身齐君樾也是一脸满意的离开了,而一旁的齐靖宁也是笑嘻嘻的走了,至于齐靖川则是有些失落的走到窗边看起了外面。

“对了,他昨天是不是带来了一个宫女?”

听到齐靖川的话,一旁一名宫女也是立刻恭敬的回道:“回殿下,是的,古将军昨日确实是救了一个刚入宫的宫女。”

“嗯,怎么回事你查了吗?”

“查了!”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吧,谁的错就处理谁,不用在乎他们背后是什么人!”

说罢齐靖川也是不再理会那名宫女,而是站起身直接就离开了,至于那名宫女则是转过身就离开了。

而回到家之后古云夜也是直接躺床上就睡了,毕竟他自从回来以后都没有好好休息哪怕一秒钟,这一睡古云夜也是直接就睡了整整一天!

然而,第二天正赶上三日一次的大朝会,而这一次的大朝会气氛却是有些不太对劲儿!

“听说了吗?当年是定远王他们恶意构陷了永安侯!”

“这算什么,我还听说是定远王现在的媳妇下毒毒死了他的发妻!”

“你们这都不行,我听说定远王的长女不是他亲生的!”

“不是他亲生的?哈哈哈,那这定远王的头上这还真是好大的一片草原啊!”

“难怪那定远王这么针对他的那个长女!这么一想倒是能理解了!”

“哼!我看那个定远王原本就是贪图永安侯女儿的美貌!你知不知道,那定远王以前就是个满大街被大将军打的混子罢了!”

“就是,当年他还打碎了老娘整个铺子的东西呢!”

走在前往皇宫的路上,古云夜听到了很多类似的言论,而对此古云夜也只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听说那定远王长女是公主!”

“停车!”

然而,当古云夜听到这个话的时候,他也是立刻就喊停了马车,然后便直接走下车拦住了那个说话的人。

“小哥,你刚刚说定远王长女是公主,这话你是从哪听说的啊?”

冷不丁的被古云夜搭话,那名说话的年轻人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显然他也是个爱说话人,顿时也是和古云夜唠了起来。

“您还不知道吧!这事儿京城里都传遍了!这也早就不算秘密了,您随便问问现在谁还不知道这些啊!”

和那名青年聊了好一会儿,古云夜也是起身告辞了,毕竟他还要去参加大朝会,而对此也没什么人觉得大不了的。

一直等到古云夜来到皇宫的时候,只见此时古亭康正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等着古云夜的到来。

“四叔您怎么还没进去啊?不会是在等我吧?哈哈哈!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和你侄儿我说啊?”

“倒也没有,我即是在等你也是在等别人,呦!你看这不是来了吗?”

顺着古亭康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此时不远处定远王陆清平正黑着脸走了过来!

“呦!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定远王陆清平,陆大人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一听到这话以后,原本就有些脸黑的陆清平脸也是更黑了!

“古大人,三天前的大朝会咱们不是刚见过吗?”

对此古亭康也是毫不在意,只见他只是咧嘴笑了笑,然后便大大咧咧的走上前对着陆清平说道。

“老话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咱俩这都三天没见面了,那不就是九个秋天没见了吗?这时间还不长啊!”

“呵!你有什么事儿吗?”

看着古亭康的脸,站在那里的陆清平也是冷冷的问了这么一句。

“没什么,就是有样东西要送给你!”

一边说着古云夜就看到古亭康竟然从怀里掏出了一顶…绿帽子!

一瞬间陆清平的脸色就变得和那顶帽子一样了,然而还不等他去说什么,只见古亭康竟然先一步出声说道。

“谨以此物纪念你那逝去的爱情,以及青春!虽然我也觉得沈姐确实是从未真正的喜欢过你!不过能成为她布局的一枚棋子,你也应该感到荣幸不是?”

说罢古亭康也不去理会已经气到发抖的陆清平,只是很平静的带着古云夜走进了皇宫之中。

“四叔,您还真不怕把他直接气死在这啊!不过您还真别说,他要是真气死了,我估计您这官还能往上升!”

“你个臭小子!”

对于古云夜的调侃,一旁的古亭康也是作势要打,结果被古云夜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